《叛逆街頭-Berlin》Schoenhauser Corner

《叛逆街頭》──隱藏版的歷史與真實的人生 

文∕許亞歷 (台北影像詩優選作家) 

 

         歷史的腳步行走在哪兒呢?在政治會談的桌面上,還是戰地?有更多更多的歷史,隱身在城市的街角,在少為人知的曝光率下,豐饒的滋長、行進。

 

       《叛逆街頭》從柏林的街頭開始,鏡頭慢慢環攝一圈,穿梭的行人、來往的輕軌車,在歡愉輕快的襯樂中,像一座無憂的城市。黑白的畫映,除了適切傳達出東德當時灰暗死沈的背景,更朦朧呼應著影片裡,正在生命的灰色地帶摸索前進的少年們。他們的故事,包裹在巨大的歷史之下,隱藏在城市的一角,在不斷發生的遭遇裡,向世界探尋自己最合宜的位置。

 

         柏林街頭,Dieter自遠處跑來,一路奔向警局,一推開門便是一句:「Kohle死了!」導演以倒敘的方式,讓觀眾從四個主角最後的生命位置為起點,追溯他們何以一路行走至此,檢視他們在時代背景下的各種選擇與無從選擇,他們的歡快和憂慮。

 

         這是對成長的追憶。一切從街角開始,一群青少年聚集在街角,那兒是他們的狂歡之所,是他們可盡情展現年輕的不羈與狂熱的所在,離開街角,他們總需要去面對更多的現實,在成長中做不得不屈從的考量。Karl以一西德馬克向Kohle打賭,Kohle依約砸壞了路燈,一夥人進了警局,在警方的盤問中,每個人的家庭背景、面對現實的態度已初具雛型,隨著故事的發展一點一點地拼湊、演繹。

 

       Karl認為東德的一切都令人難以置信,一心渴望去西德,為了能離開,他和父親幾乎見面便是爭吵。在舞會中,他偷走了舞伴的身分證以高價變賣,害同行的Dieter被視作共犯帶回警局偵訊。甚至參予了不法交易,卻在交易中誤殺了對方,而展開逃亡。與母親相處不快的AngelaDieter在舞會後互訴情衷,美麗的戀情就此展開,在之後警方的訪查中透露自己懷了Dieter的孩子。Kohle因為砸壞路燈被開罰單而遭到繼父毆打,為了向Karl索取打賭金,和Dieter一起將準備逃亡的Karl騙至頂樓,發生衝突之後,Karl頭部受傷倒地,KohleDieter誤以為自己殺了人,決定假裝因為政治迫害的因素,要求加入西德陣營以躲避通緝。然而一切沒有如他們所設想的容易,在進行入營的盤查訪問時,Dieter因為對「全國人民軍隊」一問三不知,以及不經意透露想家的心意而遭到拒絕,Kohle更在喝了加入菸草的咖啡後身亡。於是,Dieter自拘留營中跑出,一路朝警局奔跑。

 

       導演除了採用倒敘的方式,流順地將故事的結局與故事的起點連結一氣,更巧妙地讓歷史不只是僵硬的引述,而融合在生命的每個場景、每次對談之中。不需特別標注年代、不需穿插歷史紀實的鏡頭說明,在街頭的告示牌、賣報生叫賣的頭條新聞、路邊商家掛貼的相紙、牆上的海報與主角們和父母、交易者的對話,都一一地流洩出東西德分裂的時代氛圍,讓人看到歷史是如何無孔不入地穿透生命、發揮效應。

 

         除了歷史的摻入、時代背景的滲透之外,電影更包含了成長的主題。就像在故事一開始的地方──街角,正值青少年階段的四個主角們何嘗不是正站在人生的轉角處,身前與身後皆是來往人車,像是與自己無關,但就在此處,他們得醞釀出下一個行走的方向,走出街角。在醞釀的過程中,他們幾乎都面臨一次重要的自覺:Karl在不法交易中,原要躲藏在布幔後,聽取同夥的暗號再現身行動,然而站在布幔後的他無語地凝視鏡裡猶疑、神色害怕的自己,像在對鏡中影像發問:「你是誰?」於是他錯過了暗號,在露出馬腳的慌亂下,誤殺了交易對象。原本被規定十二點前得回家的Angela,除了門禁之外,與母親的溝通裡有更多無法穿越的禁地,而愛情是她的出口,當她懷了Dieter的孩子後,她選擇在深夜離家,走在街頭,走出母親的管轄。Kohle的自覺來自於他對遠離繼父控制的渴望,當姐姐對他說要離家住進公司宿舍時,他失落地問到:「那我呢?」那股失落、不安,和進入拘留營後對未來可至國外旅行的無限可能感到的企盼、篤定,形成強烈的對比。

 

        也許這一切的自覺都來自「home」。這並不侷限在「家庭」的範疇,更是對「歸屬」、「定位」的尋覓。Dieter獨自在警局接受查問,兩次警察都在打字機的敲打聲中對他說:「Go home!」那紛快不休的敲鍵聲就像層出不窮的故事,而穿越了眾多事件,他們一路上所要做的,不就是要找到自己、回到生命的清明之中。

 

         一如在開挖工程中挖掘出的那枚炸彈,時代的殘餘、運行的跡痕就像一顆深埋的未爆彈,在搖晃碰撞間,轟然爆破。而主角Dieter正像當初及時警告前行的火車,阻止列車衝撞炸彈一樣,在人生,經歷了諸多波折,他學會成為自我的掌控者,停下只能延軌道行進的生命,避開毀滅的力道,然後,如同臨走前警察對他的叮嚀:重新開始!

 

         電影最後,Dieter回到Angela家樓下,帶著笑臉,就像片頭等待Angela赴約時一樣,不同的是現在有了新的開始。(即將新生的嬰兒是否也暗示著新的未來呢?)Dieter慢步穿越了幽晦的長廊,長廊的盡頭是光亮的街道,此刻,所有的光線彷彿自外面的世界招手,而一輛輕軌車停靠了下來,不知將駛往何方。

 

(本文感謝六月號幼獅文藝提供) 

《叛逆街頭》影片介紹

《叛逆街頭》購票去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