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玩意》Little Toys 

數落風塵命飄零阮玲玉風情

黃愛玲(香港影評人)

 

         第一次接觸阮玲玉的電影是在吳永剛編導的《神女》1934裡;那是1982年。從此,認定了中國電影起碼有一個吳永剛和阮玲玉。

 

        阮玲玉有一張經得起特寫的面孔,幽怨時眉頭淺蹙,眼神投落處是訴不盡的哀思;開懷時,眉頭舒展,銀牙畢露,整張銀幕皆灑滿快樂。她那纖巧靈秀的身體,輕裹在長及足踝的旗袍裡,在隨意中見優雅,一舉手,一投足,莫不叫人傾倒。《一剪梅》改編自莎士比亞劇本《維洛那兩紳士》,1931年由卜萬蒼導演是阮玲玉在聯華影業公司的早期作品之一,影片並沒有卓越非凡的藝術成就,導演卜萬蒼卻自有其從容不迫的作風,英雄美人的浪漫故事亦叫人看得高興。阮玲玉飾演一名嬌縱刁蠻的時代女性,卻偏偏死心塌地愛上了自命風流的脂粉將軍(真不明白為甚麼找來了形容猥瑣、其貌不揚的王次龍來扮演這個莎翁劇中的翩翩美少年)。中國的有聲電影技術比西方的遲了多年《一剪梅》大概仍沿用默片以每秒鐘十六格的速度拍成,對比起後期作品中的收斂含蓄,阮玲玉在此片的演繹仍顯誇張但是,她正當青春少艾,嬌憨可人,一雙俏眼,更是迷煞人,只可惜沒有機會看到她早期演「壞」女人的《故都春夢》(孫瑜編導,1930年),只可憑空想像她那風情萬種和潑辣刁鑽的模樣兒。事實上,阮玲玉曾演過多次風塵女子的角色,導演朱石麟曾說:「阮女士長於妖媚潑辣之表演,在《故都春夢》中,飾一驕奢不羈之少婦,故其表演,倍形精彩。」(影戲雜誌,193061日。)

 

         阮玲玉的風情是多種的。在《小玩意》(孫瑜編導,1933年)裡,她扮演靠製造小玩意為生的農村婦女葉大嫂,個性堅強開朗,卻又在有意無意間流露出風騷撩人之態,令身邊的男子都為之癡迷。在《神女》中,她是一個為了生活淪為流鶯的悽苦女性,片中有一個片段描寫她為了走避警察而潛入了一名流氓之家,流氓叫她留下來陪他過夜,只見她側坐在木檯上,輕彈著香煙,帶著一臉冰霜,實在演盡了無奈墮落風塵女子的辛酸和怨恨,抖落下來的已不再是煙灰,而是她那輕如風,賤如塵的飄零生命。

 

         並不特別喜愛《新女性》(蔡楚生編導,1935年),大概是為了蔡楚生有著太過明顯的「進步」傾向,令正面人物流於概念化(片中鴇母的處理倒是一絕),既沒有孫瑜的天真與浪漫,亦沒有吳永剛的虛無與沉鬱,大大削弱了作品的凝聚力。阮玲玉的角色不如她在《神女》中的層次分明,但是她演來亦自有其扣人心弦之處。在片中,她是一名失婚的知識份子,自有一份曾經滄海的複雜情懷,她愛慕當編輯的鄭君里,對方卻似冰山一座,不敢領她的風情;無良的校董偏偏又多方糾纏,甚至迫她走上賣身的絕路。在狹路相逢的一段戲裡,她怒摑校董、奪門而出後,失足摔下樓梯,帶著莫名的悲憤與僅餘的自尊爬起來又再摔倒。阮玲玉的身體語言,把這段戲的感情處理得非常狂暴,彷彿非這樣對自己的身體萬般鞭撻,不足以發洩得了心中的怨憤。

 

         據劉幗君在《阮玲玉傳記:從小丫頭到大明星》(四川文藝出版社,1986年,成都)所言,瑪琳‧黛德麗是阮玲玉最欣賞的好萊塢女演員。瑪琳‧黛德麗多演風塵女子,每一個眼神皆流露出性的挑逗。然而,她的一雙媚眼不但是看透了世間男子的貪婪與無形,更看透了人生的虛幻與無常。因此,對於人生,她常持嬉戲態度,遇上心愛的男子,總是先作出一番世俗的衡量,但是當她最後把心一橫,卻能愛得義無反顧,比起平常女子,也就多了那麼一點殉道者的悲壯與蒼涼。電影中的阮玲玉也能愛得決絕,但是悲劇卻每每在兩人結合後開始,不讓觀影者存幻想的餘地。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