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0/07/15(四)19:30

地點:總督數位影城 

出席:王小棣(導演)、黃黎明(編劇兼製片)、黃遠、鄭靚歆、藍正龍、傅娟、古名伸、林芳瑋等人(演員)

紀錄:孟小編

攝影:朱燕虹、端木芸苓

 

Q1:請導演分享本片的拍攝緣起? 

A1:(王小棣)這個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一開始是陳耀祈導演受到事件感動而寫下的故事,後來轉交黃黎明將劇本修改過後,才有機會拍攝。

 

 

Q2:請問如何找到古老師來飾演酷馬的媽媽呢? 

A2:(王小棣)有一次我去古老師家,她幫我做早餐的時候,我看到她的鎖骨,看到一位舞者所具備的「身體表情」。我就開玩笑問她:「什麼時候可以來演個戲啊?」之後我們這部片剛好缺一位母親角色,於是就請她來演了。

 

 

Q3:請問導演如何把酷馬和糖果這兩位演員擺在一起? 

A3:(黃遠)我看了很多次劇本,每次都很享受在每個角色的情節裡頭。看劇本的時候非常有畫面,讓我非常感動。

 

 

002.jpg 

 

 

Q4:糖果覺得角色跟自己像嗎?是怎樣獲得演出機會的呢? 

A4:(鄭靚歆)某些部分相似,就是率性跟叛逆的個性有點像,當然字沒有她那麼醜就是了(笑)。當時選角是因為劇組在網路上看到我,他們挑了很多中性的人,最後就選到我了。

 

 

Q5:藍正龍的演出經驗非常豐富,所以教練這個角色對您來說,應該並不困難? 

A5:(藍正龍)跟小棣老師合作的壓力都滿大的,也不是說她很嚴格,但就是想再努力一點。其實我當時拍戲的狀況很不好,同時有兩部戲在軋,一個在台北,一個在高雄,每次都挺疲憊的,這反倒很符合片中教練的狀況(笑)。

 

A5:(古名伸)這是我第一次演戲,看他們十五歲、十八歲就當電影新人,我到了這個年紀才第一次當新人(笑)。別人問我在演什麼?我就說:一個很苦命的女人(笑)。也很難得有機會這麼苦命,我跳舞跳了幾十年,從來沒想過用這樣的表演方式,好像突然把身體縮小,而透過放大鏡來看自己。能夠從中學到這麼多表演的東西,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謝謝王導演和黃黎明。

 

 

Q6傅娟好久沒在螢幕上出現了,也請來分享一些感想吧。 

A6:(傅娟)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完整部電影,我覺得拍出來比劇本還要好很多很多!看到自己剛出來那一場,頓時還覺得「怎麼有這麼討厭的女人啊?」我在看劇本的時候,覺得這個媽媽根本就不是我,因為我平常都有在陪小孩,那要怎麼演出和女兒疏離的媽媽呢?這就是我要作的功課。

 

 

003.jpg 

 

 

Q6:也請兩位中輟生說說話?

A5:(男中輟生)感謝小棣老師給我機會拍片。演中輟生感覺跟平常很不一樣,平常不會做的事情都在這裡面做了。

 

A5:(女中輟生)也感謝小棣老師給我機會,我其實二十多歲了,沒有外表看起來這麼年輕;而且我身上雖然穿了很多洞,但我也沒那麼壞啦。

 

A5:(林芳瑋)我其實也沒有那麼漂亮(笑),不過能演出這部片真的很高興。

 

 

Q7:為何影片最後有類似《貧民百萬富翁》的可愛舞蹈設計呢,是怕觀眾哭太慘走不出戲院嗎?

A7:(王小棣)今年我們在香港電影節看了很多電影,讓我頭皮發麻的是,每部片結束都要來段舞蹈。要說原因其實也不曉得,只覺得應該要讓他們跳舞。另外我很喜歡MC HotDog,所以請他來寫片尾曲。我本來跟他說你可以幹譙社會什麼的,沒想到他為了我們而特地改變曲風,變成現在陽光健康的樣子。就感覺大家到最後必須跳一場舞,一部分因為古老師在啊,還有酷馬本身也是個愛跳舞的小孩。

 

 

Q8:我一直期待在一些特定橋段,例如說酷馬過世的時候,音樂會有一種比較低落的情緒,但導演似乎選用另一種比較詭異的方式來作呈現?

A8:(王小棣)我覺得酷馬並沒有真的很悲傷,但我又希望音樂講出一種「身為鬼的寂寞」以及其他東西,所以要掌握那種調性其實滿困難的。

 

 

Q9:請問導演怎麼找到糖果家的場地?也想請問飾演糖果的鄭靚歆,我今年也跟妳一樣十五歲,要考基測,請問妳平常怎樣規劃妳的時間?(全場歡笑)

A9:(鄭靚歆)這部片是在寒假拍的。沒拍戲的時間就在放鬆啊,那段日子很好玩!

 

A9:(王小棣)你真的可以感受到南部人的熱情。跟大家解釋一下,糖果房間其實是一個建設公司董事長的主臥房,我們把他家窗簾、床鋪什麼的通通搬走重新佈置。而且我借他那邊拍片的時候,他有一次出門騎腳踏車還摔斷手,我看他的太太一直豎著眉毛在那邊忍著(笑),但她還是會提醒我們:「剛剛瓶酒放的位置不一樣,被觀眾罵我不管喔!」(全場歡笑)

 

 

004.jpg 

 

 

Q10:導演在《波麗士大人》和《酷馬》裡頭都談到中輟生,想請問您為何特別關心這個議題?另外,請問您是如何把一個敏感議題處理得不那麼讓人生氣?而您的作品好像都在探求一些黑暗面的東西,但最後還是會回到單純的本質。

A9:(黃黎明)大家知道嗎?王小棣從小學時代就常常逃學,所以對中輟生的心境應該是感同身受的。今天看完電影,大家之所以想留下來分享這樣的時刻,我想是剛才在黑暗中,大家都有被什麼訊息給碰撞到。我們在透過電影溝通的時候,同樣是把自己和那位失去兒子的媽媽連結在一起,我們希望能用更輕鬆的方式來說這個故事,重重拿起,輕輕放下,我覺得這樣才是了解當事人媽媽的心情。

 

 

Q11:對於片中的情節描述,學校老師及家長似乎還是對中輟生抱持負面態度,請問這個部分確有所本嗎?

 

A11:(王小棣)我在做調查的時候,確實有遇過這樣子的家長。藍正龍一直對自己的造型很緊張,但我跟他說:「我真的在鄉下看過這種很帥,而且還有六塊肌的教練。(笑)」我覺得他是會用心去帶孩子的人。我之前去高中試映的時候,學生們都說他們喜歡媽媽和教練這兩個角色,因為他們生活中缺乏這樣的人,這倒讓我十分意外。

 

 

Q12:導演以往的作品很少使用特效,這次卻用在表現酷馬的鬼魂上面,可以請您談談特效對本片的影響或啟發嗎?

A12:(王小棣)這次是台灣的特效公司幫我們做特效,而且他們案子都是做上億的,像他們做過《海角七號》跟《艋舺》,於是我也痴痴想說:「哇!那接下來就是我們了!」(全場鼓掌)拍片過程中也遇到一些政府機關,也和許多年輕人交流,常讓我覺得自己像一腳泡在熱水、一腳泡在冷水裡。有許多年輕人即使預算不多,卻還是一直很努力。我要跟各位觀眾道歉的是:我們預算不夠,無法把每個鬼的影子都去掉,請大家別說出去啊(全場歡笑)!今天看起來效果不錯,但拍的時候其實很可怕。我們當時去南部的醫院拍攝,用key布跟板子遮住整個走廊,醫生開刀還得從布的底下鑽過去。特效增加我們很大的工作量,但我們就一起進步吧,台灣的故事應該要說得更精采呀。(全場鼓掌)

 

 

005.jpg 

 

 

Q13:為何酷馬家的牆壁會出現那麼多鐘呢?

A13:(王小棣)我們的美術設計,設定酷馬的爸爸以前在修鐘錶,很抱歉我沒有把它給拍出來,不過你也可以將它看成馬媽媽心理上的一種「停滯狀態」。

 

 

Q14:某一幕當中,酷馬的魂魄有三個,請問就是「三魂七魄」的意思嗎?也想請問跑馬拉松的時候,那個海邊場景是在哪邊呢?

A14(王小棣)是在墾丁的旭海草原,從四重溪那帶進去就可以到了,酷馬分成三個部分確實是三魂七魄沒錯。

 

 

Q15:請問酷馬是一直跑馬拉松而逐漸消失嗎?

A15(王小棣)我一直在想人死之後,該是怎麼樣的形式?我覺得靈魂一邊走的時候,就會留下一些「影子」在那邊。好像很多人都忌諱去談「老」跟「死」,但我覺得台灣電影可以更大膽去多談一些。政治人物如果多去思考一些和死有關的議題,也許就會做得更好(全場歡笑)。

 

★★延伸閱讀看更多★★

酷馬》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後QA花絮相簿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