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最新公告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圓滿落幕!精彩花絮請到影音相簿瞧一瞧!( 更多)

   部落格文章繁多,請大家善用左側「文章搜尋」功能, 找到您想閱讀的文章

★★台北電影節相關新聞、資訊或觀點等文字,皆以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部落格、Plurk及facebook作為主要露出平台,如有其他網站或私人空間等出現與台北電影節相關之不當言論,屬於個人言論,並不代表主辦單位之立場,特此告知!★★

001.jpg  

時間:2010/07/09(五)20:30

地點:總督數位影城 

紀錄:鎧小編

攝影:朱燕虹、端木芸苓

 

Q1:請侯導先來介紹這部片子。 

A1:(侯孝賢)這個片子都是文化幫,包括王耿瑜和王晶文都是。1986年我剛好三十九歲,我看完這部片子,感覺不能看不起現在的年輕導演了。意思是我們也拍得不怎麼樣,不過那時候沒有現場同步收音,而這部片子的音效不是杜篤之而是中影的老師傅,所以很多聲音都沒有,只有李天祿的聲音是蓋棉被拍的,就是用攝影機把兩個棉被蓋起來,不過我覺得這部片子應該重拍。

 

 

Q2:是原班人馬嗎? 

A2:(侯孝賢)沒有。因為你同步的話,聲音不會這麼前面,現在聲音聽起來非常刺耳,完全沒辦法忍受。還有就是這個故事我會再改,畢竟這是吳念真的劇本,是他自己的故事,所以只有讓他來拍最好。那時候金門不能去,他們看到這個故事,不讓我們到金門拍,所以我們是在象山拍的。而因為這部片子是數位修復,意思就是本來是底片,接著需要scan in成為數位檔。因為是數位檔,基本上你scan in完了以後,作為保存母帶,一定要經過探光,因為我們最在意的就是光,就是整個影片的調性與感覺,因為探光非常非常重要。以前都是攝影師探光,我看然後盯拷貝,看哪邊不對再作調整,一定要調到那個味道。因為他們scan in完之後,並沒有用數位DI去數位探光調整。我今天看這些光,有些對有些不對,實在也沒辦法,我希望中影之後要出藍光或是DVD的話,勢必要特別注意這個部份。

 

 

 002.jpg

 

 

Q3:難得劇組人都到了,可否請大家都分享自己的感言?

A2:(廖慶松-剪接師)我剪接的時候是三十六歲,我發現現在也沒有比以前剪得好,但我現在看以前也沒有剪的很好,所以我還要努力。

 

A2:(林鉅-演員)有天我在街上看到小學同學劉志華,他說他要去拍電影,我就跟著過去了。就這樣過了二十五年,很開心。

 

A2:(李垣誼-演員)我們大學四年級要畢業了,有人說要拍電影,我們幾個人就坐車下去,侯導就問有沒有看什麼書?有沒有看存在主義?我想說怎麼會問這麼深的問題,我就說我有看存在主義,結束之後就告訴我們再通知,一車五個人,共有兩個人被中選,就莫名其妙來演了。本來以為二十五年前演的一場戲之後就結束了,沒想到現在看到自己年輕的樣子,都覺得有點奇怪。

 

A2:(王晶文-演員)過了二十五年,時間過得很快,我就是下午那群人之一,會去的原因是因為耿瑜是我的大學同學,就一大群人一起去了。

 

A2:(黃建和-助導)我在裡面的經典台詞就是:「大家都叫我恆春仔!」這是我名字第一次出現在電影上面,我剛剛看完之後發現,我第一次演路人甲就獻給了這部片。阿源在當兵昏倒的時候,我有一個側臉閃過,從此我就立志要在電影中演路人甲,在座的新導演若是需要路人甲角色,可以來找我。

 

A2:(劉志華-美術)本片應該是我做的片子裡頭最有感覺的一部,電影真是個一進去就出不來的工作。

 

A2:(劉殿潤-演員)我也忘了之前怎麼來演這部片,大概是王晶文找我來的。這麼多年換了很多工作,最近都是接些比較商業的作品,最近剛完成一部偶像劇《男生宿舍的女生》,我驚訝導演就是鄧安寧先生。剛剛看演職員表,我的名字就在他的下面,人和人的緣分真的很奇妙,我也忘記他有演出這部片,而且在拍攝偶像劇過程中也見面很多次,卻都沒有發現這件事。

 

A2:(鄧安寧-演員)電影放完,大家站在前面,二十五年後和當時的樣子相比,實在非常殘忍,我絕對不相信自己這麼瘦過!這部片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在山洞拍,我當時跟這些阿兵哥一起拍,他們應該都是影視科的。這群小孩子不好控制,我們看到導演用棉被包住攝影機一遍一遍在排演,在某次排演完之後,侯導就說拍完了。十年二十年後,回想生活跟自然在影像中的關係,侯導在當時給我很大的啟發。

 

A2:(林輝英-攝影助理)我現在的工作是廣告製片,我的父親剛好是攝影師,當時很克難,攝影機用棉被包起來,這就叫做收音。

 

A2:(劉政祥-劇照)很開心在這邊看到各位,這是我第一次拍攝電影劇照,後來我就去跑新聞了,間隔二十多年之後,又去拍了《停車》。第一次與電影結緣是《戀戀風塵》,第二次是《停車》,也協助《恐怖份子》的美術拍攝照片,很高興,謝謝!

 

A2:(王耿瑜-場記)我們那時候很好玩,導演組都是AB型,今天沒有來的郵差也是AB型,因為我是場記,我記得是九十七個鏡頭,那個鏡頭接那句台詞現在都還記得。滿開心的,這些人還是常常會碰面的朋友。

 

 

003.jpg 

 

 

Q3:片中都是這麼自然且生活化,請問導演當時如何指導演員?

A3:(侯孝賢)以我現在的眼光,我不騙你,真的應該重來一次,不過有機會找他們重來一次也不錯,應該會更厲害。因為我現在更厲害了,隔了二十年,以前還是有些東西抓不住,不過這裡面有個很特別的就是李天祿,他的第一個鏡頭,我就跟他說:「阿公,不是這樣。」他馬上就知道了,對白意思講給他聽他就知道了,因為他演布袋戲很久了,非常厲害。至於演員呢,因為很多都第一次演,工作人員也是第一次,反正都是第一次,所以會有點怕怕的,意思是你要讓他們進入那個角色其實是困難的,我們不能光靠對白,因為我感覺吳念真的劇本裡埋藏著社會結構的問題,很清楚是吳念真的個人特色。那時候感覺辛樹芬有場戲演得很棒,那時候在車站送阿源走的時候,我記得是在後車站拍,當時後面有一堆人在看,然後她還可以紅著眼眶掉淚,真的滿厲害的,可惜她當時拍完《戀戀風塵》就嫁人了。《悲情城市》是後來再找回來的,我感覺她非常不錯,有種特質,是我們那個年代最欣賞的女孩子類型,尤其是我,我們心目中那種完美的女孩子。

 

★★延伸閱讀看更多★★

戀戀風塵》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後QA花絮相簿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MS 郝
  • 2010-7-15
    自由時報報導 台北電影節日場票價漲1倍 民眾批搶錢
    〔記者黃忠榮、林秀姿/台北報導〕...台北市文化局解釋,去年為吸引觀眾白天進場看電影,首度把日場票價調為100元和晚場200元作區隔,但成效不佳,白天場人潮稀稀落落,晚場依舊一票難求,所以今年才恢復白天與晚上票價一樣,都是200元。

    這是公然說謊,台北電影節日場票價100元早已行之有年,並非去年嘗試。今年漲價只不過是為了掩飾這三年來大幅滑落的票房。還在開幕典禮高喊郝龍斌當選,真是羞恥!主其事者應該好好檢討,不要污衊了長期支持的影迷以及難得邀到的電影
  • 親愛的MS 郝您好,謝謝您的回應!

    tiff2010 於 2010/07/16 18: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