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0/07/12(一)19:40

地點:總督數位影城 

出席:蔡明亮(導演)廖本榕(攝影)李康生、楊貴媚、陸弈靜(演員)  

紀錄:孟小編

 

【映前開場白】 

蔡明亮:我自己沒有看過數位版本,感覺滿新鮮的,好像在看一部新的片子。我剛剛來戲院的時候,在後面停車巷子,想到以前有一個賣烤雞翅膀的攤位,就是片中昭榮跟貴媚相遇的地方。本片裡的場景,除了在西門町拍,大部分都在以前中興百貨周邊這一帶,片中陳昭榮擺地攤的地方也在這邊,還拍到這棟大樓以前的餐廳。所以你們大家,現在就在電影的場景裡面。

 

 

楊貴媚:以前有在戲院裡頭看過《愛情萬歲》的請舉手?(少數觀眾舉手)那看過DVD的人呢?(多數觀眾舉手)我那天看了修復後的試片,發現自己眼睛視力好很多(笑)。當年蔡導的片子在國內上映時,觀眾迴響好像都比較慢一點。很多人告訴我,當下看《愛情萬歲》不太能理解裡面的情感,但是當自己有了和片中角色類似的生活經驗之後,就可以明白那種心情了。希望今天大家都可以看懂和體會。

 

 

蔡明亮:我幾乎快要忘記陸靜有出現在這部片裡面了(笑)想不到我、小康和她三人今天一起在賣咖啡。陸靜是從《河流》之後才變成主演,那時她為了電影,暫時離開了咖啡的世界,結果後來我又把她拉回去,人生真的很奇妙啊。這次的電影修復,算是中影的一個企圖,想讓大家看到一些老經典的新面貌。我想提一下,這部片的沖印師我很喜歡他,只要是在中影沖的片子我都指定請他沖,那是一種品質的保證。當然,還有攝影師廖桑也是,廖桑要不要講幾句話?

 

 

廖本榕:在這邊講話很奇怪(笑),我都習慣在課堂上講話。我在中影待了28年,後來去教書,現場很多人看來有點面熟,好像是我崑山的學生?!長期以來,我們都希望用底片去拍電影,不過目前看起來,未來的走勢會是數位化,所以之後說不定會改成用數位拍片。至於數位放映我也是第一次看,滿期待的。

 

 

李康生:靦腆我還滿不敢看自己演的片子前陣子電視上好像在播《青少年哪吒》,我一看到就轉台不敢看(全場歡笑)。不過今天數位化我也很想看看效果到底怎樣,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

 

 

蔡明亮:我看電影都會看到尾巴,尾巴讓我很感動,因為有一個角色是李康生的爸爸。拍《愛情萬歲》那時我請老人家來客串我的電影,他騎著腳踏車到七號公園,大概在早上六七點的時候,結果他一到,我就請他回去,因為覺得天太亮了。真的很不好意思,但也很感動,能夠在片中為李伯伯留下身影。

 

 

002.jpg 

 

 

【映後Q&A 

Q1請導演談談當時選角的事情?為什麼會選他們? 

A1:(蔡明亮)小康和昭榮在《青少年哪吒》就合作了。女主角本來要找高金素梅女士,不過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檔期無法配合,就另外找到了貴媚。

 

A1:(楊貴媚)很感謝蔡導,那時透過徐立功先生的推薦找我去演。

 

A1(蔡明亮)我第一次見到貴媚是在咖啡店,她素顏的樣子。我看到貴媚,很快就決定是她了。貴媚就是很本土、真實、不假修飾的、活生生的,很像賣房子打拼的人(全場歡笑)。《愛情萬歲》的源起是因為我當時住在景美,當時賣房子的人很誇張,用四個喇叭每天轟炸,講一些成交了幾戶之類的,我就一直打電話去罵。某天我直接跑去他們公司,結果在那邊認識一位賣房子的小姐,就決定要寫這個劇本。剛好那一陣子,也開始流行賣靈骨塔這種文化。主要就是每個人都想建立一個「家」的概念。回想起來,我跟貴媚合作這部電影,那時關係其實是非常緊張的。我們私下沒什麼來往,一般我希望跟演員私下不要有太多來往,但貴媚這個演員很用功,要求很多,需要講解劇本啊、建立演員關係之類的。她和昭榮見面的時候,我聽到她對昭榮說:「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培養感情啊?」我就把昭榮拉過來說「不要培養感情!」(全場歡笑) 關於昭榮也有一件事情很有趣,當時他拍完就準備要去當兵,昭榮是個很踏實的人,他跟我說:「導演,謝謝你來找我演戲,但我拍完之後去當兵,退伍之後就要去做生意。」我當然覺得很可惜,因為他素質很好。我們拍完他在《愛情萬歲》的第一場床戲之後,那晚他開車送我回家,昭榮跟我說,他很不甘心,畢竟拍了床戲犧牲很大。其實我覺得他很難得,我們拍這場床戲時,昭榮非常緊張,他說他緊張得沒辦法演!我就說:「緊張這樣子很好,偷情不就是緊張嗎?」他就自己在那邊消化很久。結果這場戲好像只花了兩次就處理完成。片中困難的場面,好像都很快拍完。我今天看片覺得很感動,每個演員都表現得很棒。

 

A1:(楊貴媚)我覺得《愛情萬歲》裡頭沒有所謂的「演技」,蔡導不講究情緒什麼的,他不故意設計,每場戲就是把那個「現在」給演出來。我剛剛跟說,我那個吃便當和澆花的鏡頭是在同一天拍的,我整天都在拍這兩場戲。劇本就是一張白紙上面兩個三角形,一個寫「吃便當」,一個寫「澆花」我完全沒辦法準備,甚至不知道當時房子裡有陳昭榮和李康生,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兩個也在房子裡!因為我和他們的戲分開拍攝,我以為就只有我在那邊吃便。我當時就在想:「一個空屋,兩個男人跟一個女人,有什麼好看的?」(全場歡笑)

 

A1(蔡明亮)因為這部電影拿輔導金,評審看的時候還以為我送錯拷貝,因為電影裡面幾十分鐘都沒聲音沒講話(笑)。

 

A1:(楊貴媚)我在裡面演接電話的戲,我連要演誰打給我都不知道!陳昭榮至少還知道說他打電話給我,給片中的林小姐。

 

A1:(李康生我還是不敢看以前的東西剛看就覺得年輕時怎麼敢做這麼大膽的事情?(全場歡笑)現在可能年紀大了,變得比較保守一點。

 

A1:(廖本榕中影的大頭們坐在後面,應該會想聽到我對於修復品質的感想吧?我覺得色彩的range更寬了,光影層次的話黑的部份少了一點,但其他都很好。我本來的意思是畫面要比較柔一點點,現在畫面變銳利了,貴媚的皮膚上有些孔就被看出來了。(全場歡笑)不過還是非常好,謝謝!

 

A1(蔡明亮)本片的台北,生活一直在進行中;現在我們在這裡,生活也繼續進行中。房子買賣啊,各種空虛啊,都一直延續著。

 

 

Q2:貴媚最後那段哭戲很動人,可否請貴媚談一下演這段的感覺? 

 

A2:(楊貴媚)我跟這部片去威尼斯影展時,有記者問我:女人哭時是最醜的,妳怎麼有勇氣讓導演用攝影機對著妳這麼久?我說「沒辦法,他是導演。」我當時其實很抗拒,你知道導演就是不按牌理出牌,我那時跟蔡導說:「可是我現在沒心情耶…。」蔡導說:「這場拍完,妳的部分就殺青了。」我心想:「我殺青了?!可是導演,我還沒演過戲耶?!之前不是都在拍一些走路吃便當嗎?」(全場歡笑)我問蔡導說要怎麼哭?蔡導就說:「妳拍戲到現在有什麼感覺?妳的角色有什麼心情?就這樣哭就好,在我沒有喊卡之前不要停。」我心裡就在懷疑:「林小姐有那麼多的東西好讓我哭嗎?」不知道各位觀眾有沒有看出來,剛開始哭的前十秒我確實有點抗拒,不過接下來很奇怪,很多事情、很多不想記起來的回憶一下子全部湧上來,我後來哭完撥開頭髮,青筋都爆出來了,所有痛苦、回憶衝上來的時候,像車子加滿了油一樣,人是承受不了的,所以我在點完煙之後又開始哭。這個鏡頭的長度一般說是六分鐘,但其實更長,後來導演也跑過來抱著我一起哭,說「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要讓妳哭」所以其實這個鏡頭不只六分鐘,應該有十七分鐘吧(笑)。

 

A2(蔡明亮)這部片的音效做得很認真,我其實有試著想用音樂,但我一放音樂,就覺得好像變成瓊瑤片,天哪,不能看!就拿掉了。而且我想說,當回到不是戲劇真實人生的時候,其實我們身邊是沒有背景音樂的。這中間就會出現一種曖昧性,沒有音樂,就不會有東西提示你「要悲傷」、「要難過」。作《青少年哪吒》的時候,製片徐立功說:「一定要有音樂!」我就找了黃舒駿來做,在影片裡面很節省地用,後來他得了金馬獎。到了《愛情萬歲》的時候,我就比較堅持我的想法了。

 

 

 003.jpg

 

 

Q3:導演片中身體的呈現,幾乎都有脫衣服。《愛情萬歲》雖然有脫衣服,但卻沒有全脫,所以想請問關於身體的「有沒有露點」、「脫或不脫」對您電影的重要性?

A3(蔡明亮)李康生在自己導的《幫幫我愛神》中露了第三點,而我當他的導演,我卻很難求到那個「點」(笑)。 我覺得湯唯是個很了不起的演員,整個拍片過程,演員要承受非常多的東西,我不用承受。當然演員也知道我不是要賣他們的身體,我只是把他們當一塊肉放在那邊。我在拍《臉》的時候,法國模特兒她也有她的矜持。你平常看她在工作中說脫就脫,但當我這邊要表演的時候,我剛要求她脫的時候,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覺得自己已經被脫光了。她問我為什麼一直要她脫光?我就說我要把妳當一塊肉吊起來賣。後來我們就不再討論這點,她也就脫了。台灣演員好像不太容易接受這點,大陸演員似乎比較可以。《天邊一朵雲》的最後,當性器塞到陳湘琪,嘴裡,觀眾都覺得她很犧牲,但她自己覺得她沒有犧牲啊。現在我年紀大了,好像也沒有特別想要看裸體了。拍《臉》的時候,對於小康和法國的馬修那場叢林性愛戲,大家都覺得這場一定會賣,因為有「李康生跟法國影帝在叢林裡面做愛」啊!但我當時只想拍他們的臉而已,那已經達到我要的效果了。某些觀眾可能會失望,我沒有拍到他們想看的東西。我長期「使用」這些演員──我覺得我必須用「使用」這個詞彙──對於一個演員最殘酷的,不是「被使用」而是當自己肉體老去的時候「被拋棄」、「不再被使用」,我必須看見他們的蒼老。

 

我再也回不去《愛情萬歲》那時候的powerful了,但年紀大了有不同的創作處理方式。我真的覺得湯唯很值得敬佩,李安在拍《色‧戒》的時候,是拿我的《河流》去給湯唯參考的。我拍《河流》時,苗天說他這個人演戲很有格調,當時馬上就拒絕演出這部電影,後來很多人去說服他,他才答應。我第一場拍的戲,就是拍他在三溫暖的那場戲,我要他光屁股去洗澡,和年輕男孩的身體呈現一個對比。他那時候就很乾脆地脫了,好像可以了解我在做什麼了。在《愛情萬歲》裡,貴媚拍戲的時候應該也沒有想到她為什麼要舔陳昭榮的胸口。演員們是一步一步知道我在做什麼,然後一步一步地接受。廖惠珍演小康的《幫幫我愛神》也是,我覺得她是最困難的,要她露個比基尼都會讓她感到困惑,但小康要她脫,要演鰻魚自慰那場戲,小康讓她自己決定。最後,當廖惠珍坐在台下看電影時,她就理解為何要這麼做。

 

 

Q4:請問導演拍片時,有要求演員在身體或其他方面作什麼樣的練習嗎?像是《臉》我就有發現諾曼這位演員比以前來得瘦。另外,本片鏡頭有一些橫panzoom和推軌,不過到您後期的片子,攝影機運動卻越來越少了,想請您談談當時設計這些鏡頭的想法?

 

A4(蔡明亮)我就是要貴媚去學習怎樣賣房子,小康學怎樣賣靈骨塔,陳昭榮就是學怎樣擺地攤。我不覺得演員要作太多功課,我自己要作的功課反而比較多。貴媚到我面前時,我覺得她已經具備了角色的狀態。小康在本片算是一位「尚未開發」的同志角色,但演出這個角色時,我想其實也不需要刻意去了解同志。《河流》的苗叔問我需不需要去同志酒吧之類的地方作功課?我說不用。不過他自己私下去了同志三溫暖,那邊的人就問他說:「苗叔,第一次看到你呢!之前都去哪了?」(全場歡笑)而在拍《你那邊幾點》的時候,我告訴攝影師我想拍死亡,慢慢觀看的那種,所以我就跟他說攝影機不要動了。我其實很怕機器動的感覺,我看《愛情萬歲》的時候還是會一直想:「如果這邊鏡頭不動會怎麼樣?」這些都是我前期的作品,從《洞》之後就幾乎沒有在移動我的攝影機。我會花更多心思去處理光線、走位,還有鏡頭以外的東西。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就只是突然不想動了。

 

 

004.jpg 

 

 

Q5:請問導演關於本片的數位修復,調光部份有哪些滿意或不滿意的地方?接著想再請問導演,本片發展過程似乎都有點隨機,像是順其自然,那如果當初找高金素梅來演,會變得更好或是更不好呢?

A5(蔡明亮)我無法回答這個假設性的問題。我都是讓它自然去發生到最好,所以不管是誰演我的電影,我還是會以我的意思去要求演員。你說的也沒錯,演員很棒的一點就是他們是「有機」的。至於修復部份,我個人覺得一半一半。我同意廖桑的說法,有些暗部可以作多一點。建議中影之後的修復工作,如果那部片的導演還活著的話,希望能夠多問導演想達到的效果,讓他們花點時間回頭來看自己的作品,我相信他們會願意。當我回頭看《愛情萬歲》這部電影時,我覺得我做不出來了。我要講的一點是,這部片不是即興的,我深思熟慮了很久。

 

A5:(楊貴媚)可能我剛才的用詞不對。本片對演員來說是即興,因為沒有被事先通知,但導演真的事前在腦子裡規劃了很久。

 

A5(蔡明亮)我今天要做自己的電影,要提供觀眾與我自己的是一種「新的經驗」。我不太介意被說我的東西像誰、像什麼…。沒有關係,因為我不是他們,他們也不是我。我們常常很容易被商業的概念框住,來自政治的、經濟的、觀眾的喜好,那個框框限制住很多創作。電影一百年了,還是不斷要有新的東西出來。一個創作者看不了那麼多前輩的作品,但你至少知道「你還可以做些什麼」。像我知道我可以把音樂拿掉、把對白拿掉,很多人都忘了默片的力量在哪。我在《臉》甚至把聲音都拿掉了,常常在剪接室裡頭,工作人員會跟我爭辯:「觀眾會跑掉」、「這段戲太長了」等等。威尼斯影展當年還跟我說,如果我把《愛情萬歲》最後貴媚那場戲剪成三分鐘的精華,就會讓我入圍…。但我堅持不動它,後來這個鏡頭變成當年大家所說最美的鏡頭。我沒有興趣做一個講故事高手,我要的是畫面啊!我在花蓮作巡迴放映的時候,有個女生跟我說:「謝謝我替她解構了電影。」她的話讓我很感動,如果我繼續拍電影,我還是要繼續看看我可以為電影做些什麼。

 

 

Q6:導演要不要分享自己另外兩部,分別在北美館和學學文創展出的作品?

A6(蔡明亮)《是夢》這個作品用一種很有趣的方式呈現,大家可以思考電影還可以用什麼方式被看?還可以長成什麼樣子?另外一個在學學的作品,我用了四十九張被遺棄的椅子,花了很多個月從全省各地把它們找來,我要為這四十九張椅子作畫,把它們當做人一樣為它們作畫。這個計畫已經開始了,不過我畫得很慢,目前只畫了兩三張。我希望展覽可以持續三年,我要把它們全部畫完。椅子不被使用的時候,它就只是個廢物;它雖然舊了但還是可以被使用,你還是可以去坐它,坐壞了也沒關係,只要不是去故意把它坐爛。我們真的不要浪費,做什麼東西都應該要切中要害。剛剛映前有位記者問我:「數位會不會取代底片?」我說:「不干我的事,地球都要毀滅了,還有什麼事不可能發生?」但我相信,重要的東西一定會被人珍惜。紐約的MOMA美術館有收藏電影,但無論什麼格式的影片給他們,他們一律轉成35厘米拷貝來收藏,他們認為這是最適合保存它的方式,而不是去遷就什麼便利性、商業考量。傳統的放映室、放映機還有底片,我想要跟大家說,好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被珍惜的,謝謝!

 

★★延伸閱讀看更多★★

愛情萬歲》影片介紹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