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0/07/11(日)20:30

地點:總督數位影城 

出席:小野(編劇製片)、廖慶松(剪接)、鴻鴻(剪接助理) 

紀錄:欣亞小編

攝影:林宛欣

 

Q1:請來談談《恐怖份子》。 

A1:(小野這部片讓我回溯到二十五年前的台北,也相當驚嘆楊德昌導演當時可以拍出與現在仍能相互連結的台北。

 

A1:(廖慶松當時是台灣新電影進入高峰的階段,我那陣子同時在剪《恐怖份子》與《戀戀風塵》,一起作業的結果,就是剪出有《恐怖份子》味道的《戀戀風塵》。後來兩部都剪完以後,我發現我個人心靈有很奇妙的成長(笑)。《恐怖份子》有相當複雜的劇本,例如最後的復仇戲碼其實非常複雜,我當時和楊導都是邊剪邊討論,希望可以配合角色及劇情,在表現手法上達到最佳張力,劇組之間的關係也可說就是恐怖份子(笑)。

 

 

Q2:請問編劇如何分工? 

A2:(小野楊導對電影的技術面、細節面是充滿不安的,所以當時我是他的重要支柱,電影場景等等都是靠我來張羅,因此電影的完成只超支一點點預算而已。不過楊導對場景又很挑剔,最後沒辦法只能妥協於場景。我的結論,就是任何導演都不可以給他們太多時間(笑)。劇本的完成也很辛苦,可以說是邊想邊推翻,因為楊導每天都有新的想法。今天想到了新點子,明天可能又有更新的,就再把舊的推翻,所以到最後,劇本就變成楊德昌自己的東西了。此外,楊導對電影的呈現品質也很挑剔,當時沖洗底片時,顏色只要差一點點,他就會要求重新沖洗、重新調光,所以這次中影修復他的作品,他永遠不會滿意的啦(笑)。

 

 

002.jpg 

 

 

Q3片中的李力忠為何一回家就洗手?是否有特殊意義?

A3(小野)我們為這個角色想了很多職業,最後楊導說我對醫院檢驗員是比較熟悉的,較能了解這個角色關於職業的習慣等等,所以他就變成在醫院工作的人了,因此他才有潔癖,會不停地洗手。楊導希望可以用細微的動作表現出角色的性情,其中他第一次回家洗手,是發生在他陷害同事小金那幕之後,也為了表現他覺得有罪惡感,想藉由洗手洗去罪惡。

 

 

Q4槍戰開頭不久有一段沒有聲音,請問是故意的嗎?

A4:(鴻鴻其實電影中的聲音,包含演員說話都是事後配音,因為當時還沒有同步錄音的技術。那一段其實還是有聲音的,仔細聽的話可以聽到水聲,我們刻意保留環境音並壓低說話聲,是希望藉由選擇性的聲音去突顯重要的地方。

 

 

003.jpg 

 

 

Q5本片和《戀戀風塵》留下怎樣的時代精神?

A5:(小野楊導希望每個鏡頭和聲音都是有語言的,他提出一個新的拍片方式,就是對所有細節都要非常仔細。《恐怖份子》在二十五年前是非常大膽的電影,當時讓很多觀眾都看不懂,這是非常具有指標性的電影。楊導留下的時代精神,大概就是用非常少的時間和預算,也可以拍完電影吧(笑)。

 

A5:(廖慶松首先先要謝謝中影修復本片,可以讓我重溫往昔的台北。台灣電影新浪潮在1986年有了小高潮,當時兩位大師-侯孝賢、楊德昌都推出了經典作品,《恐怖份子》具有未來式的預言,《戀戀風塵》則是緬懷舊時代的逝去。

 

A5:(鴻鴻《恐怖份子》在當時被評選為全世界進入後現代社會的象徵作品,也因為楊導的電影拍攝方式,讓跟片的後輩在後來拍電影時都變得很有效率,可惜作品還是無法超越楊導(笑)。

 

★★延伸閱讀看更多★★

恐怖份子》影片介紹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