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jpg

總是重新開始:巴西祖母導演蘇珊娜‧阿瑪拉訪談 

文∕鴻鴻 

 

現年七十八歲的巴西導演蘇珊娜‧阿瑪拉(Suzana Amaral)本身就是個傳奇。她五十三歲開始拍片,一生只拍過三部電影,卻樹立獨一無二的個人風格,成為世界影史的異數,巴西影壇的光環。

 

她的三部影片都改編自小說,雖然原作者不同,影片卻呈現一致的簡潔優雅風味。三部片都是以一個孤獨的人作為主角,展現微小生命的迷人光暈。第一部《星光時刻》The Hour of the Star)描寫一個鄉下女孩到城市生活的艱辛經歷,她樸拙樂天的笑容,讓人忍不住心疼。女主角一舉拿下柏林影后,導演還曾經隨片來到台灣。

 

《星光時刻》十六年後,蘇珊娜才拍出她的第二部電影:《人生自選曲》A Hidden Life)。時序倒推回二十世紀初,一個孤女來到城裡,寄居在親戚家中。雖然繼承了龐大家產,她卻甘願和僕人為伍、替鄰人下廚。她會抱病淋雨,只為了尋找一隻走失的流浪狗。個人意志和環境的對峙,在這部影片裡更形尖銳。

 

去年剛完成的《生命異旅》Hotel Atlântico)卻是一部公路電影,一次風格大跳躍。一個男子住進「大西洋旅店」後,展開一場奇幻之旅。他桀驁不馴,不畏冒險,又隨遇而安,情節發展令人無法預期。突破傳統成規,蘇珊娜的故事說得更出神入化了!

 

今年六月,台北電影節的「里約嘉年華」單元,將這三部作品一口氣邀來,趁這難得機會,我透過電子郵件往返,專訪了這位祖母級導演。 

 

 

五十三歲拍電影處女作

鴻:妳拍出第一部電影時已五十三歲,真令人驚異。請問妳是如何學習及接觸電影創作的? 

蘇:我原本念的是文學,三十六歲時才回聖保羅大學念電影。1971年畢業之後進電視台工作,至今拍了五十五部以上的紀錄片及其他節目,也長期擔任編劇。1975年我跑到紐約大學進修電影,三年後拿到碩士學位。回巴西之後我才開始真的拍起電影來,但仍繼續拍攝紀錄片和廣告。

 

鴻:妳至今只拍了三部劇情片,我好想看到更多!請問這是由於妳的創作節奏,還是在巴西拍電影真的那麼困難? 

蘇:在巴西要找到錢拍好電影的確很難,廉價的商業製作卻充斥坊間。對投資者而言我太「藝術」、太「作者電影」了。我花了四年時間才籌足新片《生命異旅》的資金,有時真的很令人沮喪,因為我還有好多想法要表達……

 

鴻:我對妳那麼大量的紀錄片很好奇。妳都拍些什麼?妳把它們和自己的劇情片等量齊觀嗎? 

蘇:因為我曾經擔任電視台的紀錄部門主管,每週要推出新節目,所以拍了許多。多半是關於社會議題,調查、勘景、尋找真相……過程相當刺激。那些全都存放在聖保羅教育電視台,幾年前被一把火給燒了,我自己只保留了三、四部錄影帶。 

 

 

留住原著的靈魂

鴻:妳的三部片都取材自巴西當代小說。請問妳是如何選材的?影片和原著的差距大嗎? 

蘇:一個重要原因是,演員不必先讀劇本便能決定,想不想參與我的電影。我會把書寄給他們。我也樂於用視覺語言重新創造一個故事。我將原著轉化成我的觀點,所以是「再創」而非「改編」。作者們都欣然同意我的作法,因為他們相信我會留住原著的靈魂。

 

鴻:妳前兩部影片的女主角都是靦腆含蓄、卻堅持己意生活的女孩,那反映了妳的真實性格嗎? 

蘇:我一點都不靦腆,也不像這些女孩子。剛好相反。我一直是個男性化的女孩,也多半跟男性朋友攪和。

 

鴻:《生命異旅》看來與前兩部大不相同──主角:是個男人。旅程:如夢似幻。他沒有信仰,膽大妄行。不像前兩位悲慘的女主角,他失去了一切,卻有機會可以重新開始……

蘇:我覺得我自己更像這部電影、這個男人:熱愛冒險與思索。總是找機會重新開始,總是重新上路。(我可是被女孩子和她們那些羞答答的問題給煩死了。)

 

 

熱愛生命及人類

鴻:倘若這些角色和妳並不相像,是什麼吸引妳描述她們的故事? 

蘇:我的角色不需要與我相像。《星光時刻》的瑪卡貝雅是那個年代巴西的象徵……也許《人生自選曲》的女主角也是。

 

鴻:《人生自選曲》的簡約風格,令我想起葡萄牙的國寶級導演奧里維拉(Manoel de Oliveira);而《生命異旅》的虛實莫辨,以及道德觀上的挑釁與幽默,又令我想起布紐爾。相較於其他巴西導演(我覺得他們的敘事很美國化),妳好像更傾向歐洲風格。 

蘇:我的確自覺比較「歐式」。但我有試著「宇宙化」……

 

鴻:那妳欣賞的電影導演是? 

蘇:我喜歡德國導演,還有非線性敘事的電影。麥可‧漢內克、麥可‧曼……

 

鴻:能不能談談妳的家庭生活和愛情故事? 

蘇:我的私生活沒什麼好談。唯一能說的是我有九個孩子。我現在離了婚,獨居,大量工作。愛情?????我熱愛生命……!!!!!!!!!!還有人類…… 

 

讓自己驚訝的作品

鴻:我對妳的下一部作品很好奇。妳打算拍什麼? 

蘇:我也對下一部能夠「完成」的片子是什麼,感到好奇……我會嘗試比較容易找到資金的題材,那我就可以早點工作、早點拍完……應該是讓我自己也會感到驚訝的東西……

 

鴻:唉,許多偉大導演也畢生困苦於尋找資金,他們最終完成的傑作比他們有能力完成的少得多。同時市面上那些可有可無的垃圾卻從不間斷!蘇珊娜,我現在就出門幫你買一張彩券,希望能幫妳完成下一部電影!

 

(我真的去買了一張彩券,然而,卻槓龜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0.06.21中國時報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