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迷情》Hadewijch 

靈與肉《十字迷情》Hadewijch

文∕彭怡平(知名影評人、作家)

 

         曾以《基督的一生》(La Vie de Jesus, 1997)、《人,性本色》(L'Humanite, 1999)、《野獸邏輯》(Flandres, 2006)這三部尺度大膽的作品令觀者耳目一新的法國導演布諾杜蒙(Bruno Dumont),在其最新作品《十字迷情》(Hadewijch, 2009)中,再度探討他最鍾愛的哲學主題──靈與肉。

 

         風格上,他延續簡約凝鍊的個人影像風格,訴說著這個完全令人匪夷所思的信徒故事。一位愛耶穌勝於一切的少女,決心拋下一切,隻身來到山上的修道院,她絕食,在寒冷的山上僅穿著單薄的衣服,一心想成為修女,侍奉上帝,最後卻被修院住持以「不遵守紀律」,視她為諷刺修女的可笑化身,嚴辭拒絕!失望之餘,Hadewijch重返世俗社會,重拾Celine的身分,過起衣食無虞的布爾喬亞生活。導演卻以另一種嘲諷的形態,描繪這位研讀神學的女孩Celine的日常生活。

 

         隨著鏡頭,觀者進入聖路易塞納河畔的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宅院內。一開始,我們便因Celine獨居在這間對她而言太過奢侈的空間與華麗的裝潢感到震驚;隨著Celine腳步的挪移,我們終於窺見這間大宅第裡還住著長年臥床的母親,以及她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外交官父親;雖然母女之間禮貌地問候彼此,但潛藏在這份看似再完美不過的家庭關係裡,我們卻嗅出不安,感到死的冰冷;當少女褪下衣衫,仰望著窗外的月光,擁貓入眠的神態,雖美得令觀者屏息,卻也感受到少女內心的孤獨與難過,因為在這個宛如幽靈的家族中,她是唯一對生命有所求、有所渴望的活人;儘管她以身為耶穌的情人為榮,然而,她卻時時感到身體裡面有一股躁動與煩悶,她苦不堪言,卻無法平息肉體帶來的激動!直到她結識了一對回教兄弟,在他倆的誘導之下,決定以行動證明她對耶穌的愛,自此踏上「聖戰士」這條不歸路……

 

       這部觸角多元,旁及種族、階級之爭,天主教、伊斯蘭教兩大神學觀點的思辨,以及基本教義派引發的爭端的電影,經由布諾杜蒙這位哲學素養深厚的法國導演娓娓道來,竟然將這個極其複雜的故事說得晶瑩剔透,讓我不能不佩服他的才情。

 

         重點不在於《十字迷情》如何地強調肉體的墮落與精神或者靈性追求之間,本質上存在著何種根本的衝突,而在於一個缺少懷疑精神與思辨能力的信徒,在肉體乃不潔與罪惡的淵藪,以及靈肉絕對對立等觀點的影響之下,將會衍生出何種畸形的舉止,為個人與社會帶來什麼樣可怖的後果?當少女無法承受自己為愛所犯下的罪行,並因恐懼而逃離警方的追捕之時,她由衷而發的對上帝的控訴,無疑是全片最令人震動與省思的時刻!

 

         雖然此片最終沒能入選坎城競賽,但是,《十字迷情》卻堪稱布諾杜蒙從影至今,最大膽的哲學思辨電影。

 

(本文轉載自聯合副刊

《十字迷情》影片介紹

《十字迷情》購票去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