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0/07/07(三)19:30

地點:新光影城二廳 

出席:白鶴、黎煜中國電影資料館研究員、郎祖筠(辯士)、鴻鴻(主持人)

紀錄:瑜小編

攝影:凌莊、黃崇元

 

【映前開場白】 

鴻鴻 

請白鶴老師說明本片的保存狀況。

 

白鶴: 

本片的拷貝是殘本,有些段落已經缺失了,所以不完全。

 

黎煜: 

我閱讀過這部電影的本事,先來補充缺失段落的部分。遺失的前面幾本拷貝,描寫的是愛情萌芽的故事:白露因為戰亂關係,決定投靠住在上海的姑母,去上海的輪船上發生了危機,但大家都不肯率先拋棄物品,最後白露首先把行李拋入大海之中。她的舉動引起同船人的效仿,最後輪船終於獲救、平安駛向上海。這樣的舉動,因而引起船上大副黃漢秀的好感,兩人互相傾吐愛慕之情。等船抵達上海之後,黃漢秀告訴白露:「上海是個罪惡之都,單身女性千萬要小心,不要陷入紙醉金迷之中。」並順利把白露送到姑母王太太的家中。王太太家是個歐化上流階層的布爾喬亞家庭,家裡擺設非常豪華、賓客如雲,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唱歌、跳舞、彈琴。影片結尾的部分也有缺失,是黃漢秀沒有得到他的愛情,最後讀到一篇報紙之後,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但我們不知道報紙的內容是什麼。因為我去看了本事,報紙的內容應該是報導舞女的消息,而這個舞女就是白露。這些內容是我從三年代的本事中讀來的,本事指的是電影放映時,發給觀眾的簡要說明。中國電影資料館藏有京城大戲院、阿房宮劇院等本事的三個影本。京城大戲院是聯華公司的簽約戲院,聯華公司所有的電影都會在京城大戲院做首映;而阿房宮劇院也是當時很大的一個戲院。而我剛說的故事梗概,就是由這兩個戲院所留下來的本事所推測得知。

 

 

002.jpg 

 

 

【映後Q&A

黎煜:

我覺得非常遺憾,我一直在美國做電影研究,他們在三、四年代有許多電影都以上海為標題,但中國只有這一部把上海作為大都市的對象來傾訴。本片導演鄭雲波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二流導演,但他許多手法卻讓我們感到震撼。在詩歌界有現代派詩歌、在小說界有新感覺派小說,但中國電影卻沒有現代派的關係。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現代派電影,意味著他在電影語言上沒有做先鋒的探索,之後的發展也可能就沒有民族化的東西。我們可以看到現代派電影在中國電影史上的缺席,但我可以在這部電影中看到現代派電影的萌芽;包括我拜讀到游惠貞老師提過的:醫生騷擾阮玲玉那一段,有很多德國表現主義的手法在裡面。德國表現主義電影以《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為代表,較低燈位所打出的大片陰影形成恐怖的效果。另外,阮玲玉去看病那一段,以斜拍、仰拍來表現天空與街道;有些觀眾也許會想到蘇聯維爾托夫派的紀錄片表現手法:快速的剪輯、非水平的構圖、大仰拍。這些先鋒派技巧的萌芽雖然很小,但在導演手法上做了突破我覺得很可貴。演員的技巧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語言已不足以表達我對郎姑表演的敬意。

 

 

郎姑:

我要特別謝謝黎老師,如果大家想要多了解這部電影,可以去看上個月的<印刻文學生活誌>,黎老師在裡面有篇寫得非常精湛的論文,我從那裡偷了一點學問過來。我今天這樣的裝扮,花了三個小時,非常費工夫!可見當時的電影明星裝扮起來並不容易。我特別做這樣打扮,是因為我很喜歡那個年代的上海,那時侯不管什麼身分的人穿起衣服都非常得體,再加上我非常喜歡並尊敬阮玲玉。我有一本阮玲玉的攝影照相集,那是中國大陸電影出版社1984年所出版。我身上穿的這件旗袍,就是關錦鵬在拍《阮玲玉》這部電影時穿在張曼玉身上的戲服。我運氣很好,居然有個朋友在收藏,他很開心說「借我、借我」,緊接著又說「小心、小心」(全場歡笑)。這件旗袍真的是照以前的做法做的,全都是盤扣、滾邊也都是手縫。穿上這件衣服,除了讓我們回味當時電影的風華,此外最令我高興的是:這是張曼玉的衣服,我可以穿,哈哈哈(全場歡笑)!而且人穿上不同的衣服,樣子也不一樣了,我今天就特別有進入到角色的感覺。

 

 

郎姑:

很多人在影評提到,阮玲玉所扮演的角色,大多是那個年代在封建思想壓抑下半舊不新的女性,好像是新女性但行為卻無法突破,所以表演中出現了很多「無語問蒼天」的畫面。本片當中有五次,我有特別算過(全場歡笑)。就像她參加完婚禮後在沙發上的那場戲,從現代角度來看會很誇張,可是做為一個沒有聲音的默片演員,她需要用很豐富的肢體去呈現當時的狀況。阮玲玉最迷人的就是她眉宇之間的眼波流轉。有人說:阮玲玉的眼睛好會瞪人喔!就像刀一樣利,卻又能讓我們感覺到她那個年代的淒楚。看了許多影評後我也心有所感,我們能對她的遭遇感同身受,是因為她把當時小人物、卑微女性所受的苦痛,全都放在心裡,並用一種悲憫的角度去呈現。我認為是因為這個演員情感豐富並且真摯。跟她合作過的導演都說,她的情感很真實地發生了。

 

 

鴻鴻:

我覺得演吳醫生的那個演員也不錯,雖然他是個典型的壞人,但最後他發現那是自己的小孩,安然神傷地拿起提包離去時,我突然覺得這個角色很有深度。導演很厲害,有處理到這個細節。

 

 

郎姑:

和以前意氣風發的樣子做了一個反差。

 

 

鴻鴻:

所以每個人在影片最後都有了改變和反省。

 

 

003.jpg 

 

 

郎姑:

我想請問黎老師和白老師,黃漢秀最後那個笑容到底是什麼涵義?

 

 

黎煜:

我看了完整本事之後,再看影片會發現有很多出入。我推測本事是導演拍攝前的大鋼,比如說本事的結尾是黃漢秀露出了苦笑,但大家有看到苦笑嗎?沒有呀!(全場歡笑)我覺得他好像是要說:我有機會了耶!

 

 

白鶴:

就像黎老師寫的那篇文章,「斷臂之美」給了我們許多想像空間。我是做影片保護的,我們從片子上可以看到有些地方藥膜脫落得很厲害,可見中國電影資料館收到它之前,本片的保存狀況確實不好,所以才會丟失三本,缺了明確的尾巴。這個版本是我們1983年複製的,今天看的這個拷貝是第二次上機器。

 

 

黎煜:

為了參加台北電影節專門為阮玲玉一百週年所舉辦的紀念活動,我和白鶴老師把資料館所有的相關資料都找了一遍。電影有三個拷貝,本來想說能不能互相補充,做了比對後卻發現三個都一模一樣。或許多年以後,我們會發現新的素材,我們真的想把這部影片拼湊完整。

 

 

觀眾:

黃漢秀怎麼知道阮玲玉在做舞女呢?中間過程似乎沒有交代。是不是他和買花送給白露的男子錯身而過時,也買了報紙呢?

 

 

郎姑:

有些東西導演當時候想了,有沒有拍進去我們也不知道,包括本事裡有提到,白露後來到另一個舞班去做不一樣的舞女,但我們在電影裡卻都沒有發現。黃漢秀在電影裡一直在「看」,我們只能猜測也許他就是在報紙上所看到。

 

 

黎煜:

我覺得台北觀眾素質好高,看得好細緻,讓我好汗顏。仔細看,黃漢秀在裡面確實有買兩次報紙,一次是路過、一次是最後。我估計第一次買報紙的時候,有附照片在上面。

 

 

郎姑:

可能是什麼最紅牌呀,或是跟誰走得很近,我猜那時候上海八卦新聞應該也不少

 

 

黎煜:

而且當時影片可能有被電影委員會刪減,鄭雲波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出路》就是被當時的國民黨檢察機關刪掉很多,並把片名改成《光明之路》,還加上去西北墾殖的光明結尾。

 

 

觀眾:

請問「本事」是怎樣的一個東西?

 

 

鴻鴻:

我小的時候,台灣電影院都還有本事,一張大概三五百字的劇情介紹,那些都是片商寫的,跟電影本身的確會有出入。

 

 

郎姑:

而且那時候就有置入性行銷,旁邊會寫甚麼汽水啊之類的在本事上。

 

 

004.jpg

 

 

觀眾:

我好奇本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當時識字率也許不普及,發本事是不是沒有什麼效果?

 

 

黎煜:

我沒有研究過本事的淵源,但據我所知,本事內容在當時是非常豐富的,我看到大概是有八頁的小開本,第一頁是什麼時間什麼劇院上映,翻過來會有簡單的影訊,後面還會有下期預告。而且當時本事應該是要花點小錢買的,而且當時已經發展到專門有人研究本事、研究哪個影院的哪個座位特別舒服。我不確定這本事是從哪裡來,這些東西都是捐贈的,但大陸有個專門研究電影史的邢先生,我要特別對他表示敬意。他在解放前是個小職員,每場電影都會收集本事,九年後開始研究電影史,衣櫃裡都是電影本事而沒有衣服。

 

 

黎煜:

除了片中看到的阮玲玉,以及關錦鵬電影中所演繹的阮玲玉,我想向大家展現一個樸素的阮玲玉,這也是我個人心目中最喜歡的阮玲玉。阮玲玉那時候跟了茶葉大王唐繼山,有人說她是為了錢,但阮玲玉不缺錢,她的月工資是五百元。我們從第一天的影片中看到,那時候買一台車只要兩三千元。阮玲玉穿得都是普通的棉布衫、廣東鞋,她只有一件特別的灰鼠裘,那時為了到北平拍攝一部影片,母親用多年積蓄買了這件衣給她;多年來,她冬天總是在外面套上這件灰鼠裘。這樣高收入的一個人,生活卻如此簡樸,而且她的出身非常低微,所以她非常關懷別人。吳永剛導演當時寫了《神女》這個劇本,卻不敢輕易請阮玲玉來演出,沒想到託別人把劇本拿給阮玲玉之後,她立刻答應來演妓女這個角色。她就是這樣一位女性,充滿樸質崇高胸懷的女性。

 

 

郎姑:

寫真集裡有阮玲玉平時生活的照片,很多人記得她是個好學的人,無論在哪只要有時間就會看書。就像黎老師所說,她看起來一點都不華貴。寫真集裡有張難得的西裝打扮,穿著西裝褲白襯衫,可以看出阮玲玉的身材很好,雖然瘦小但比例非常漂亮。和她共事的人都覺得她為人親切,因為她的出身貧苦,工人父親在她五歲時就去世了,靠母親幫傭的微薄薪水供她念到中學,但她一直都覺得念不夠,也經常和其他資深演員討論表演。有人說這部電影是阮玲玉的最大敗筆,<印刻>裡面有清楚提到為什麼她要和名不見經傳的人合作,這裡可以看出她非常提攜後進。阮玲玉有著很好的評價,但她經常說「當女人好苦」、「一個女人活到三十歲就好」,也常會提到「我是不是一個好人」。她的朋友寫到這句話時,很痛苦地提到:當輿論說她不是個好人時,阮玲玉就死了。她對這個社會有很大的控訴。當年我看關錦鵬《阮玲玉》提到「人言可畏」的時候,我掉眼淚了,我想到我們這個圈子,的確有很多流言蜚語會造成一個人生活上,或是心情上的改變。諷刺的是,當時她的葬禮盛況空前,三天就累積六七萬人去瞻仰遺容,但這些人有多少是當時殺害她的輿論者、造謠者?我想讓大家看,當時有許多文人甚至漫畫家,都在為阮玲玉抱不平,書裡有一篇漫畫「阮玲玉到底是被誰逼死的」,魯迅也曾用筆名寫過一篇為她抱不平的文章。她也曾經找到肩膀可以依靠,她和蔡楚生在藝術之路上惺惺相惜,可是礙於禮教,兩人都非常壓抑。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畫面,完全不需言語來說阮玲玉是個多了不起的演員。這是一系列她在受訪時拍的照片,她的眼波流轉、一顰一笑,每個表情都不一樣,真是無法形容。

 

 

觀眾:

請問阮玲玉有沒有從事其他演藝活動,並留下聲音的紀錄?

 

 

黎煜:

有聲片出現是在三年代初期,遺憾是聯華公司在有聲片的改造中確實緩慢,它在當時遭遇了金融困境,所以聯華公司的有聲片是三大公司中最晚的一家,所以阮玲玉的聲音我們很難再找到。雖然我們看到《新女性》之中有些配樂,最後也有人聲出來,可能會有阮玲玉的聲音

,但是從聯華二場製片日記當中,我們發現阮玲玉並沒有參與歌曲演出。阮玲玉是廣東人,在上海生活,會說粵語和廣東話,但國語卻非常差,在關錦鵬的電影裡,也曾提到她向國語非常好的黎莉莉學習。甚至黎莉莉有一種說法,阮玲玉是被對有聲片的恐懼給害死的,在有聲片到來時,她害怕自己的地位會受到動搖。

 

 

郎姑:

我覺得她多慮了,這樣的說法也許只是個笑話。比如《梁山伯與祝英台》當中的樂蒂,她的聲音也不是我們在電影中所聽到的。就像黎老師說的,阮玲玉有廣東腔;想像一下,若阮玲玉用廣東國語來演,大家一定會哄堂大笑,無法進入劇情。說不定吳醫師還說台灣國語,搞不好還有台中腔。

 

 

觀眾:

我對片中的愛麗絲印象深刻,她的表現非常出色,請問有沒有她的相關資料?

 

 

黎煜:

聯華二場的影星,總會看到他們演出許多不同的角色。她是聯華電影公司的演員群之一,我們也許可以在其他電影中看到她的演出;雖然她在飾演愛麗絲的演技非常出色,但我們確實對她沒有特別研究。影史上的空白還很多,比如說本片飾演醫生的何非光。特別提到他,是因為何非光直到九年代才去世,但很早以前台灣與大陸都說他已經死了;他是個非常優秀的反派,也拍過許多抗戰電影,但抗戰過後他就被解職了。有人建議他去香港,他反而想參加解放軍,因他們說他為國民黨工作而被解放軍踢出來,之後他就失去了消息,直到有位學者到大陸參加研討會,何非光才從台下跳出來說:我就是何非光!

 

 

郎姑:

他被發現後接受了黎老師的專訪,他哀嘆地提到:「我這一輩子就為了愛祖國有罪、愛台灣有罪,所以兩邊不是人。大陸罵我國特、台灣說我投共。」老師最後寫到:「做為一個單純的藝術家,何非光需要呼吸藝術,政治卻為他斷氣……

 

 

觀眾:

剛才郎姑提到樂蒂的聲音不好,但我在一個古琴私人聚會當中,有個老前輩提到她真是個世家女兒,琴棋書畫都會,驚艷了導演。還有林黛,她的臉不是所謂的絕美,但卻有那種內斂的大氣,所以中國早期電影,許多演員帶著不同的背景進到電影圈,所以片場就是一個教室。我覺得阮玲玉就是個平民天后,因為她來自底層家庭,在中國春秋存亡之際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另外,郎姑做為辯士,但卻讓我覺得像郎教授,太冷、太硬所以有點小失望。默片有個後期導演,可以用他的說學逗唱賦予電影新的包裝,演員甚至會讚嘆辯士為他們生花妙語。

 

 

郎姑:

樂蒂的聲音不是不好,只是不適合演那個角色。樂蒂當年隨片來台宣傳,有個算命師說她的聲音太低、長像太美,所以命不好。辯士這件事,我覺得自己不能用您說的那個方法去做。我把整個片子講給你聽很簡單,但我覺得自己只是導引的角色,和觀眾一起享受默片。我也可以像你所說不斷用聲音演出,但是我想和大家一起體驗默片的感覺。我的聲音或許干擾大家觀看的情緒,但這是我的選擇。

 

★★延伸閱讀看更多★★

《再會吧,上海》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後QA花絮相簿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