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0/07/05(一)15:20

地點:新光影城三廳 

出席:何蔚庭(導演 

紀錄:天氣熱到想游泳的芳小編 

攝影:李佩芹 

 

Q1:請導演先跟觀眾說些話吧。

A1我沒有拍過喜劇,如果觀眾笑了,那就達到我的目的。這是一部非常特殊的國片,當初選擇拍這部片,是覺得主角他們是少數沒有被注意到的一群人,所以我才會把他們放大,讓大家了解他們的生活,這也是我的責任。比較有趣的是,我不是菲律賓人,我根本就不曉得他們當時在說什麼全場歡笑),不過久而久之,大概也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了。所以電影開拍都還處在磨合時期,我會問翻譯或是副導演,可是很多工作人員拍到一半,不看對白和腳本都會笑出來,對我來說是滿好的反應,雖說不曉得語言,可是你知道他們在表演什麼,拍片最大的收穫莫過於此。

 

 

Q2導演如何構思本片?

A2其實當初的想法,只覺得兩人搬東西這個畫面非常有趣,可是思考後才發現,台北人不會做這種事,尤其在資源充裕的情況下,你可以用卡車或是雇用工人去搬運。以至於覺得做這個動作,應該會是別的族群,也覺得說外籍勞工他們用不同的文化背景去進入台北這個世界,他們的看法應該會滿有趣的,所以就用外籍勞工的角度去呈現整段故事。

 

 

Q3兩位主角在河堤上爭吵誰要去趕狗,我注意到一鏡到底的部分,在美學上是有什麼考量嗎? 

A3那是故意的。當初勘景的時候,故意把他們安排在很奇怪的地方,不是讓他們在平地吵架,而是在一個斜坡上吵架。整件事就是又好笑又可悲,因為兩個好友為了一張沙發、一條狗就吵成這個樣子,拍片時感覺他們吵架的時候也很有趣。其實他們吵什麼都不是重點了,重點是他們在跟對方喊來喊去。而在剪接過程當中,發現這種技術會讓整件事更突兀,也滿有趣的,所以就選擇這樣的方式去作處理。

 

 

002.jpg 

 

 

Q4當初如何選角?

A4起初想找素人,想找台灣的外籍勞工來拍,可是發現說他們都只在星期天休假(全場歡笑)。我怕我拍不完,更擔心他們拍到一半就逃跑,所以想想還是找專業演員,於是得從菲律賓找過來。當初的策略,是覺得菲律賓的電影市場很有機會,才會去找那邊的卡司。其中的胖子,就是菲律賓的吳宗憲,他出唱片,主持風格也很搞笑。不過這是他第一部很嚴肅的電影,對他來說,一開始的時候很不習慣,一直想要加一些動作或表情,但最後都被我壓了下來。可是當拍片拍到一半的時候,他發現旁邊的工作人員都會笑,於是也讓他發現一個新的喜劇演法,就是他不搞笑就很好笑(全場歡笑)。另一位瘦子是演技派演員,什麼角色都可以演,片中的中文跟方言都是他自己準備,就是那種很會做功課的演員。整段過程讓我感覺到,菲律賓雖是落後、經濟政治不穩定的國家,可是那邊演員的素質都很高,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Q5導演您不懂菲律賓語,那該要如何撰寫劇本?

A5我通常都用英文寫腳本,寫完之後再翻成中文。就對白這件事,我只把大意和感覺先寫出來,然後團隊中的一位菲律賓編劇,他就負責幫我寫成菲語,於是等演員看過劇本以後,馬上會知道整個感覺。剛開始比較沒有信心的原因,就出在語言障礙問題:要拍一個你不熟悉的民族跟語言,似乎會變得很奇怪。不過拍久之後,就發現雖然背景跟語言不同,但情感基本上是相通的,並沒有太大落差,而且這部片就在講兩個小人物的小小夢想

 

 

Q6請問導演接下來的電影計畫?有拍續集的打算嗎?

A6續集?不會啊!我不太可能再拍續集。我已經花了四年,再也不敢動這個題材了,沒有想到要拍續集啦,應該就拍別的吧。

 

 

003.jpg 

 

 

Q7本片有很多失焦鏡頭或手持攝影手法,而我也特別欣賞本片的音樂,想請導演再分享一些攝影跟音樂的想法。

A7攝影方面,我跟攝影師說不想再重覆以往的東西,這回基本上就以故事和角色去帶動整個畫面。至於音樂出自一位台灣的配樂師,他不是菲律賓人,也沒去過菲律賓,也不會講菲語。我們就聊一些感覺,對他來說就是比較熱情,不過他用的音樂也會針對不同場景,做出不一樣的歌曲。

 

 

Q8想再分享一些您跟菲律賓副導在現場的互動與合作。

A8副導本身是位演員,也是舞台劇導演,也是參與創作工作的人員之一。他會幫我過濾一些東西,就像他會跟我說胖子演得太超過,要我把他壓下來,所以他都站在我這邊。好處是他非常熟悉這兩位演員,反而會幫我盯這些東西,而且他們都講英文,所以很好溝通。

 

 

Q9:剛提到將來可能會到菲律賓放映,是否分享一下在菲律賓或海外的一些行銷方式?

A9:原本就計畫要在菲律賓發行,而且也已經找了卡司,不過去發行也很奇怪。我們非常希望那邊的市場會比台灣好,當然也希望本片可以成功。

 

 

004.jpg 

 

 

Q10對於在台灣拍片,或是電影系的僑生或外國人,可否分享一些對他們的鼓勵?

A10如果外國人想來台灣拍片,就要準備前五年都不會有太多收入的心理準備。我來台灣基本上就是從零開始,沒有人脈,也沒有朋友,所以在台灣前兩三年都滿艱辛的,隨時隨地都想放棄。基本上就是去做,不要放棄就好。

 

 

Q11片中有個計程車夫妻的橋段,導演安排這兩位小人物跟類似的同鄉相遇,雙方卻又講不同語言,這靈感是如何而來的呢?而裡頭有段沒有翻譯,不知是不是故意設計的?如果真的是故意的話,用意又是什麼呢?

A11你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設計的。就是兩組菲律賓人馬也會有不同語言的時候,其實菲律賓方言很多。當初的設定,是胖子聽不懂那方言,不過瘦子會,然後瘦子在計程車走後,又再說一遍給胖子聽,所以我故意把那片段的字幕拿走,就是要讓觀眾處在於跟胖子一樣的狀態。他當時很焦慮,台灣觀眾看不到字幕也會很焦慮(全場大笑),所以才會故意拿掉。

 

★★延伸閱讀看更多★★

台北星期天》影片介紹

【主題推薦】公路‧移動──公路電影推薦

映演Q&A】《台北星期天》06/28映後座談記錄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