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33.JPG

「看」見朱頭皮 「聽」見朱約信

文∕聯芬

 

         星期天午後,在中山北路的台北光點之家,突然看見甩著一頭金髮的朱頭皮一個箭步衝上二樓,正要下樓的我急忙快步閃避,心裡面卻滴咕「來得太早了吧!」其實,他是應台北電影節策展人游惠貞之邀,為當天「巴西電影音樂地圖」主題講座擔任講者,下午四點活動才要展開,他卻早早到了現場,跑進跑出,上上下下跑,忙著測試和準備工作,絲毫不見資深音樂人的驕氣。當下,我對他多了一點點認識。

 

         在此之前,幾度和他在西門町試片室擦身而過,對於名人慣於閃避的我,也只是冷眼旁觀,保持距離,「原來沒那麼討厭嘛」。從他跟別人的交談,初步推翻了我先前對他從螢光幕和報章雜誌得來的印象!

 

         那天下午聽了朱約信介紹電影音樂之後,發現他對巴西音樂的深刻鑽研和解說,不是蓋的,整場講座內容十分充實緊湊,讓包括我在內的師奶級觀眾看得開心,聽得入迷,最大收獲就是多少知道巴西音樂是怎麼一回事。

 

       QA時的朱頭皮很有趣,面對觀眾問他的創作,這位音樂頑童的回答是,自己吸收太多太棒的世界音樂,反而做不出讓他滿意的音樂來。話鋒一轉,他講了一個大導演侯孝賢的小故事,當年侯導為了學會拍電影而去買了本書,結論是看完了書還是無法教會你如何拍電影,於是他扔掉書本,一歩歩實地去做,因而成就了大導演的夢想。「有些偉大的導演是不愛看電影的。」言下之意,朱頭皮自己是不是頗受「吸收太多」框架所累?

 

         最後,對於台北電影獎的作品,朱頭皮連連用「感動到噴淚」來推薦《誰在那邊唱》的音樂,特別是片尾曲十分「催淚」;另一部讓朱頭皮聽了會流淚的電影,則是陳文彬的《靈魂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