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最新公告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圓滿落幕!精彩花絮請到影音相簿瞧一瞧!( 更多)

   部落格文章繁多,請大家善用左側「文章搜尋」功能, 找到您想閱讀的文章

★★台北電影節相關新聞、資訊或觀點等文字,皆以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部落格、Plurk及facebook作為主要露出平台,如有其他網站或私人空間等出現與台北電影節相關之不當言論,屬於個人言論,並不代表主辦單位之立場,特此告知!★★

《親親小鬼頭》Eamon 

2010台北電影節:《親親小鬼頭

文∕處之翼(電影部落客)

 

         電影始於艾德蒙一家人困於道路中途、無法超車的窘境。這個隱喻暗示了這一家三口正處於一種困境之中。果不其然,在看似正常且和平共處的家庭底下,潛藏了幾道洶湧的暗潮,在導演略帶幾分黑色幽默的手法中逐漸顯露而出。

         事實上,卡在道路上的隱喻,暗示了兩個大人因情慾無法發洩而備感困宥的心境。艾德蒙的父親想與母親做愛,母親卻對他毫無興趣,他只好將性欲全透過手淫來發洩。艾德蒙的母親覬覦海灘上身材健美的男子,她以自己的「女性凝視(female gaze)」去「物化」那名男子,幾經企圖出軌卻都遭到家人阻饒。

         電影中,我們看到兩名成人在現代社會中,因「家庭」而受到了束縛,這樣的束縛特別表現於性慾上。家庭是社會最基本的一個單位,卻也成為每個人無法擺脫的包袱。艾德蒙母親的好友莎拉,在看到她意圖出軌時,眼神中懷有羨慕之情,卻又因身邊的老公而不敢有所行動。導演不用刻劃莎拉的生活,單用一個眼神便寫盡了這個家庭的全貌。

         當這兩個家庭共餐時,男人的沉默與女人的束縛成了它們的共同點。我們可以想像莎拉的丈夫就跟艾德蒙的父親一樣,因對自己性慾不停的壓抑而變得沉默寡言。我們也可以想像莎拉和艾德蒙的母親一樣,意圖逃脫沉悶的婚姻生活卻終究不果。這種表面上安樂、私下暗潮洶湧的社會寫照,讓我想起《美國心玫瑰情》中一幅幅弔詭卻又生動不已的美國家庭描繪。

         當艾德蒙的父親試圖找妻子精神外遇對象復仇、卻意外發現亦擁有妻兒的對方是同性戀,而自己也並不排斥這樣的情欲(他並不排斥男子對他的口交),這兩個男人都在同時成為了傅柯在《性史》The History of Sexuality中形容的「另類維多利亞人(the other Victorian)」。但究竟什麼是另類的維多利亞人呢?

         維多利亞時期以對性與性慾的壓抑聞名,但就傅柯表示,多元化的性慾與性論述並沒有因此而消聲滅跡,反而因為性壓抑而生、而繁榮。可以說,沒有壓抑就沒有反抗(亦即多元性慾)的誕生。「另類維多利亞人」指的便是這群無視於性壓抑、解放自我性慾的人。而他也表示,在每個家庭中都存在著一些「另類份子」,而電影中擁有同性性慾的兩人,便是這種另類份子的一種最好代表,更證明了看似正常和樂的「異性戀」家庭中,繁雜的不同性慾正不停地、隱然地流竄著。

         當然,除了這群另類的成人,艾德蒙這名年僅六歲的小男童才是電影中的主角。艾德蒙與雙親的互動關係,起初似乎完全符合佛洛伊德對家庭「社會化」孩童所下的定論。他的性慾尚未塑型,因此他對海灘營的黑人男孩誕生超出友情的好感與依賴。他老是纏著母親不放、甚至毫不羞赧的與母親有肢體上的接觸(卻不懷有任何性慾)。艾德蒙顯示自己仍是一個尚未「性別化(gendered)」的孩子。

         電影中,我們總是看到艾德蒙與母親連為一體,例如母親牽著他的手一起下車、母親與他相擁而睡,母親與他一同責怪父親,而在畫面中父親總是被排斥、分割開的一方。這時的艾德蒙尚未進入經典的伊底帕斯時期(Oedipal phase),一個當孩子逐漸開始對異性雙親誕生性慾、並對同性雙親興起妒忌與競爭之心的時期。

       《親親小鬼頭》整部電影聚焦於純真的艾德蒙是否最終會遭到無情的成人化。這部電影因此成為一部另類的「成長故事(initiation story)」。成長故事多描繪青少年社會化的過程,而艾德蒙只是一個小孩,因此不算正統成長故事。但看到艾德蒙因父母缺錢遭受孩童殘酷排擠、當父母酒癮來了便被無情冷落,我們也擔心他是否會因過早體會人情冷暖而提早結束無憂的童年?

         艾德蒙「可能」被社會化的指標,來自於他被「性別化」。當母親選擇忽視他,艾德蒙投靠了父親的懷抱。當被父親問及喜歡哪一方時,他回答自己喜歡父親勝過母親。原本一直黏著母親的艾德蒙,開始與父親同進同出,更一起堆沙堡。當看到男孩向父親靠攏並排斥(甚至厭惡)母親的過程,我們開始懷疑、並緊張艾德蒙是否逐漸拋棄純真、接受社會給他套上的公式命運?

         艾德蒙的純真就像是那隻他所豢養的螃蟹一樣,逐漸在乾枯的環境中昏厥、死亡,最後被艾德蒙狠狠拋棄。他被母親提醒假期(一個無憂且無束縛的象徵)已將結束,而他也必須返回學校(一個社會化人們的場域)學習。艾德蒙曾經只允許微笑的臉龐上,逐漸只看的到憤怒、孤單與哀傷。觀眾漸漸失望地感受到,艾德蒙是似乎是真正「長大」的,而這樣的長大是悲傷的,因為它是純真的謀殺者。

         談的既然是孩童的社會化,童稚與成熟在這部電影中是否清楚被分隔?答案是否定的。我們在電影中看到兩個大人的行徑,其實並不比孩童成熟。艾德蒙的父母一旦有了缺錢的煩惱,就決定去買醉,買醉後在家裡像小孩一樣瘋狂跳舞。艾德蒙的父親任性地晃著搖椅發出怪聲,和艾德蒙一進新家後做地是同樣的事情。而艾德蒙的父親因忌妒妻子搶走兒子的愛、故意餵食艾德蒙可樂替妻子釀出麻煩,和艾德蒙因忌妒母親偏愛莎拉的女兒而騙她尿褲子挨罵有什麼不同呢?

         在《親親小鬼頭》中,導演刻意解構了孩童與成人之間的差異。有些時候,艾德蒙表現的比他父母還成熟,那我們又何必如此在意社會化的危機呢?就像是電影的結尾,夫妻兩人再度被困於道路中(與開頭相同),而當艾德蒙的父親意圖超車卻造成(人生)失控(失控又是一種隱喻),艾德蒙順利離開車子,並且搭上陌生人的車離開,留下兩個成人繼續被困在自己的生命中。這個略帶黑色幽默的結局停格於艾德蒙再度煥發純真的臉龐上,讓我們問自己:這是不是艾德蒙重新將自己從社會化的自我中解放的契機呢?

       《親親小鬼頭》是一部另類的成長故事,不只是因為他以六歲男童作為主角,更因為他同時解構了純真與邪惡、童稚與成熟,讓我們反思了所謂的社會化過程是否真正存在──如果一個大人可以表現得比小孩更純真且更幼稚時。

 

(本文轉載自「處之翼的秘密花園」

《親親小鬼頭》影片介紹

《親親小鬼頭》購票去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encolpius
  • 《碧娜鮑許之青春交際場

    剛剛6/26(星期六)公視演藝廳晚上11點才剛播完

    啊!青春真好!
    原來這個城市也是
    楚浮拍攝電影華氏451度的地方
    因為這個城市吊著走的捷運令人難忘啊
  • 親愛的encolpius您好,很高興您喜歡這部電影,目前大家都一片好評,相信之後的觀眾也會觀賞得非常開心!

    tiff2010 於 2010/06/27 01: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