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流沙》 The House of Sand  

2010台北電影節《慾望流沙》

文∕處之翼(電影部落客)

 

         電影在一片白白的沙漠中展開序幕,一群人在荒漠中艱困地跋涉。懷有身孕的奧蕾亞無法說服老公往回走,一個女人強大的孕育能力,將枯竭於男人企圖征服大地的野心中。當奧蕾亞的老公死於意外,女性力量似乎有了重新開花結果的可能性,而我們便在這樣的一線曙光中期許著未來。

       《慾望流沙》的故事情節並不多,在兩個小時的片長中,我們看到的大多是奧蕾亞如何在沙漠中掙扎,並不停企圖回到文明世界延續自己的孕育能力。看到一半,觀眾可能會感到沉悶。原來導演正是要透過沙漠一成不變的生活以及單調至極的景致,去慢慢吸乾觀眾起初隨奧蕾亞所懷有的一絲希望。當希望逐漸被這片荒漠給無情吞噬,觀眾們也逐漸瞭解到一個女性被剝奪孕育能力的失落與絕望。

         奧蕾亞的母親情願長久居住於沙漠,因為她嚮往的是安定而非流動的生活。這時,奧蕾亞與其母親成為兩個對比。母親想要長居,於是豢養肥美的羊群,她象徵了安定。奧蕾亞一心離開沙漠,於是她拿羊群交換駱駝,並積極與外界聯絡,她象徵著流動。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奧蕾亞曾擁有過的女性孕育能量,更看到她積極前進、在女性身上少見的決心與行動力。這時的奧蕾亞可以說是陰陽同體的一個代表,她同時擁有女性的孕育與男性的行動。

         可奧蕾亞完美的陰陽特質將在沙漠中逐漸被摧毀。在最後一線曙光,軍官的離去以後,奧蕾亞放棄所有離開的希望,選擇屈從於馬蘇的掌控之下。在母親逝去之後,奧蕾亞成為了她的縮影。她與馬蘇發生關係、結婚,並選擇長久居住於沙漠中,專心照顧女兒。時空一轉,十幾年過去了,女兒瑪麗亞也長大了。沙漠的一成不變,使得人們毫不察覺時光的推移。

         奧蕾亞最終放棄了她的行動力,也不再企盼自己的孕育能力重新復甦。沙漠似乎是一個只利於男性生存的地方。當大自然通常象徵著女性孕育的能量(大地之母的象徵),沙漠毋寧是一處殘酷的「雄性」荒原。它摧毀了女性特有的能量,使她們僅能臣服於男性之下。它當然也不允許任何女性褫奪男性特有的行動力。奧蕾亞原有的陰陽特質在沙漠中一點一滴地遭到消蝕。

         奧蕾亞雖在沙漠中枯萎,可是她的想望被女兒給延續了下去。這種美麗的傳承與母女三代的關係讓我想到當代經典劇本《How I Learned to Drive》。劇中 Little Bit 的祖母自願臣服於男人的掌控之中,母親曾試圖反抗卻仍然無法逃脫父權主義的魔掌,唯有 Little Bit在自我覺醒中,逐漸找到了女性掌控自我生命的力量,劇本也因此結束於一片希望的曙光中。

       《慾望流沙》也是一樣。幾十年前曾承諾過奧蕾亞要帶她離開沙漠的軍官重新返回這片境地,但這次她帶走的不是已年邁的奧蕾亞,而是她尚年輕的女兒瑪麗亞。奧蕾亞過往的夢想傳承到女兒身上,將由她延續下去,並在文明世界中復甦女性的特有能量。結局的一片光明,帶給女性觀眾足以依賴的些許溫暖光輝。

         或許是因為要強調女性少見的行動力,結局中已屆中年的瑪麗亞自己開車、而非搭著軍官的車,重新返回自己從小成長的地方。她從文明世界帶來母親奧蕾亞一直掛念著的「音樂」,母女關係的連結與親密性再度讓女性觀眾動容。但奧蕾亞得知自己一直以來視為烏托邦的月球,上面居然只有「一片沙」。這是否蒼涼地反映出奧蕾亞的憧憬,一直以來都是空洞且乾枯的?我們雖然在瑪麗亞身上看到女性能量的重新覺醒,在奧蕾亞身上看到的,卻是女性特質在沙漠中被摧毀的悲劇。

 

(本文出自「處之翼的秘密花園」

慾望流沙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2010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tif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